53家建企,涉案金額1.37億!浙江破獲特大串通投標案

2019-08-27

浙江省泰順縣公安局近日破獲一起涉及民生工程的串通投標案,該案涉案人員共有21人,企業、私人資金帳戶58個,涉事企業53家,涉案金額達1.37億元。8月15日,該案嫌疑人羅某、何某等5人因涉嫌串通投標罪被移送至泰順縣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今年4月,泰順縣公安局經偵大隊接到溫州市公安局移交線索:泰順縣某公路工程投標單位涉嫌圍標串標。接到該起涉嫌串通投標線索后,泰順縣公安局立即成立專案組。

據了解,此次投標共有53家企業參與投標,通過查看標書外觀,偵查人員發現有5家投標企業的標書做工粗糙,僅將打印的A4紙用訂書機簡單裝訂,而其余企業的標書制作精美,與這5家差別很大。通過對標書的認真細致的研究、比對,偵查人員意識到該5家公司的標書關鍵部分雷同,有可能存在相互復制或系同一人制作的嫌疑。

圍繞這5家標書雷同的公司,專案組從投標報名、投標保證金這一重要環節入手。偵查人員通過外圍走訪招標中心調取了保證金繳納情況表,經過梳理后發現,一共有21家企業用保函的形式繳納,并且這21家的保函均為同一家銀行根據溫州某擔保公司的要求出具,通過對該擔保公司的調查,偵查人員發現這5家均由同一業務員承接。

為了確定參與串通投標人員之間是否聯系,民警針對這5家保函的遞交人,結合該5人的社保繳納情況開展調查,發現均是同一集團公司的員工。一起涉案金額巨大的串通投標案漸漸浮出水面。

經過前期長達四個月多地取證,深入研判,專案組決定統一收網,將羅某、周某、何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獲歸案。

嫌疑人到案后,拒不認罪。專案組一方面安排專人連夜對嫌疑人審訊,另一方面組織人員去外圍調取書證,獲取證人證言。在大量證據面前,終于順利取得嫌疑人的口供,該案水落石出。

經查,犯罪嫌疑人羅某是上述集團高管,負責該集團的市場營銷業務,集團招投標也是羅某分管的業務之一。

在2017年6月,溫州市公共資源交易中心網上發布了一則關于泰順某公路工程招標公告,公告對投標人資格、項目概況、建設標準及建設工期等關鍵項目做了明確。

在看到這則招投標公告后,羅某通過系統查詢,查詢到幾家擁有資質的公司,并從中選擇了4家經常有來往的公司。為了提高自己集團中標概率,羅某要求其分管的市場營銷部部門負責人何某聯系這4家公司參與投標。在何某的聯系下,四家公司答應共同參與這公路工程的投標。

羅某所在的集團均讓銀行為4家公司開具參與投標需要的保函,以4家公司的名義去遞交報名參與投標。羅某先將招標文件基本情況與4家公司對接,約定如果對方中標,則以中標公司的名義進行管理,而項目實際交給林某集團進行施工,中標公司分別收取2%-3%不等的管理費用;如若未中標,能收到6000元到8000元不等的參與投標差旅費用。

政府在招投標過程中,會將項目初步預算價進行公示,所有參與投標的人企業都能獲取該初步預算價,而調整系數、復合系數、下浮率三組數據是現場抽取的,三組數據共有27種排列組合。在開標前幾個小時,羅某根據調整系數、復合系數、下浮率算出投標報價,為了提高自己集團的中標概率,算出四種不重復的報價,并套打在空白A4紙上。

7月25日,該項目在溫州市行政審批與公共資源交易服務管理中心開標,為防止被工作人員發現5家公司私下串通投標。羅某在開標前將制作好的標書交給4家公司的員工,讓4家公司的員工自己遞交標書。結果為羅某所在集團聯系的臺州溫嶺某公司以約1.37億元中標。

2019年4月24日,溫州市審計局對該兩段公路工程進行審計過程中,發現串通投標嫌疑,移交線索給公安機關偵查,進而案發。

延伸閱讀:

圍串標越來越多,究竟誰的錯?


圍標專業戶,264次投標,一次未中,“陪標專業戶”?

串標專業戶,社團抱團投標,抱團標段中標率100%?

中標專業戶,20次投標,全部中標,中標率100%?

近年來,招投標領域成為腐敗的高發區,治理圍標串標行為,已經不僅是保障招投標市場良性競爭、促進市場健康發展的需要,更是凈化黨風、政風和社會風氣的根本需要。將加大懲罰力度打擊“圍標串標”進入2019年,從中央到地方,相關文件層出不窮。各地對招投標活動中違法違規行為的查處。

而在過去的半年多的時間,全國多個地區下文通報了七百多家企業招投標違法違規操作,間隔時間之短、數量之大真真讓人咂舌!這對招投標市場無疑是重磅炸彈,“五個標準招標文件”應用、幾份文件一出立刻引起社會媒體的廣泛關注,一時間讓所有人都清楚地認識到目前招投標市場的各種亂象,全國各地都成了重災區,引起各界廣泛關注,市場亂象何時能徹底根治?

“圍標串標擾亂政府采購秩序,打擊潛在投標人投標積極性,也給國家利益帶來了損害。因此,必須全方位預防和打擊并重,遏制其發生?!?業界人士呼吁。

公開采購信息

招標信息一定要盡可能公開,參與的供應商多了,一旦有一個以上供應商不參與,串標就難以形成,必要時可延長信息發布的時間,也可主動邀請信譽好有資質的供應商參加投標?!?江蘇省政府采購中心主任吳繼勇如是說。 

無獨有偶,安徽省馬鞍山市政府采購中心主任章家菊也把信息最大限度地公開奉為上策:“讓盡可能多的供應商知曉并參與到政府采購中來,不失為避免圍標串標良策。參與的供應商多了,有串標圖謀的來了,愿意受控制后利益均沾的也陪同前來,但不愿受控制想憑實力搶‘蛋糕’的也來了。這樣,圖謀不軌的人想串也串不起來?!币虼?,為了能讓供應商最大限度地了解采購信息,馬鞍山市有時還會在信息發布后,提醒供應商去察看。對于偏冷的項目,除了在指定媒體、當地媒體發布信息外,還會在周邊城市、發達地區或者該項目生產集中的地市媒體發布公告。

業內專家提醒,防止圍標串標還要注意分清參加投標的供應商是否是同一母公司下屬的分公司、同一經銷商下的分銷商。 

降低準入門檻

降低準入門檻,放寬資格預審條件,放開對投標人數的限制也是避免圍標串標的途徑之一。在操作中,根據潛在投標人數和市場情況,適當壓低投標人最低下限,讓更多投標人參與競爭。章家菊介紹,沒特殊要求的,盡量不去限制。因此,在電子顯示屏、圖書采購中,參與競爭的供應商很多,“其實,設置過高門檻對采購人也很不利,我們會盡量與采購人協商,讓采購人知曉利弊?!?nbsp;

業內專家建議,應全面推行招標公告、招標文件統一范本,最大限度地消除人為設置門檻,搞“對號入座”。

完善評標辦法

據青海省政府采購服務中心主任史生德介紹,圍標串標的情形多數出現在工程、大的醫療設備采購中,“我們的辦法是在操作中不斷改變評標辦法?!?nbsp;

業內專家指出,串標的核心是中標價,防止串標最直接辦法應該是最低價中標。最低評標價法是國際慣例,效果也非常顯著。它抓住了招標的本質,大大簡化定標原則,節約了財政資金。勿庸擔心,最低評標價法并不會因為價格優先的原則而使投標人忽視投標方案的設計,而恰恰由于是最低價中標,投標人會在投標書上更下功夫,千方百計優化施工方案,從而達到低價中標、優質施工、實現合理利潤的目的。

提高業務水平

在四川省政府采購中心副主任嚴莉華看來,單一品牌采購最容易導致圍標串標,所以首先不能指定品牌。她介紹,在汽車采購中,陪標的情況較多,一些品牌廠家就規定了“你必須報多少,否則取消你經營資格?!痹诓少徎顒又型谴砩虃兓蜉啌Q中標,或由一家公司中標后大家分包,“這樣的情況我們知道,但拿不出證據,奈何不了他們?!?nbsp;

健全配套法規

《反不正當競爭法》和2003年3月8日國家七部委頒布的《工程建設項目施工招標投標辦法》的有關條款對之作了較為詳盡的法律界定,《刑法》也有“串通投標罪”的相關條款,是對串標行為處置的法律依據。 

但《政府采購法》中對圍標串標的認定沒做規定。業內專家指出,現在有必要在深入調研的基礎上,拿出定量指標,盡量不要模棱兩可。同時,還應規定更為嚴厲的處罰措施,使串標者的行為成本大大高于其風險收益。另外,還應建立公示制度,使失信者無所遁形。 

加大監管力度

“如果監管部門態度不堅定,集中采購機構會很無助。政府采購監管與操作是一個體系,作為同一系統的各方要形成共識,提高法律意識?!?/span>

各有關部門應在政府監督的統一協調下,分工協作,共同做好招標監管工作。對串標者要保留追究權,不論是在投標時發生還是其中標后在履約過程被發現,都應嚴肅查處。 

在工程采購中,應對工程造價實行動態監督。修訂和完善現行工程預算價編制方法,改進信息價發布制度,推進施工企業編制企業定額,作為報價和評標質詢的依據。大力推行工程量清單計價招標,開展工程量清單和預算價編制情況檢查,防止圍標串標哄抬工程預算價和投標報價。對不按現行規定編制工程預算價致使工程預算價虛高和投標人盲目壓價的行為,要嚴肅處理、并記入不良行為檔案;對中標價明顯偏低的項目進行重點跟蹤監督,防止低價中標、高價結算。 

“防止圍標串標,應該加大監督力度,引入社會監督也很必要?!焙鲜≌少徶行闹魅梧嚃|亮指出??梢葬槍ΡO管部門因沒有線索或證據不足的尷尬,可以設立舉報獎金,發動群眾監督。 

增強懲治力度

一旦發現串標,政府采購部門應及時進行調查,對查實的串標案件,要依法依規,取消中標人的中標資格,終止合同履行;對泄露供應商名單的相關責任人嚴肅處理,并予通報;對串標供應商,沒收投標保證金,并視情況拒絕其參加政府采購,如屬于代理商之間的串標,情節嚴重的可取消其所代理產品在本地區參與政府采購的資格。加大打擊,殺一儆百讓投標人望而生畏。 

同時,法律可以直接設定對串標指揮策劃者限制其終生權利行為能力的處罰。指揮策劃者大凡都是公司的法定代理人或總經理或其他“高級人才”,如果串標者能夠從一次的串通投標中獲得足以使其享用終生的利潤,我們的法律為何不能限制其終生權利行為能力呢? 

還有業內專家認為,最高3年的有期徒刑同幾千或上億元的損失相比,實在是太不相稱,現代《刑法》講求“罪責相等”的原則。串通投標的行為實質是“經濟詐騙”,而我國的《刑法》對于“經濟詐騙”的最高刑罰是“死刑”,我們是否可以按照犯罪標的數額來加重其刑罰呢?

有話說

其實,不能怪各個企業想方設法的提高中標率,因為工程領域的企業大環境就是如此,大型央企、國企從一開始就自帶各種“光環” ,而反觀民營企業,起點高度本就不能與央企國企相比,卻要在同一個市場環境下相互競爭,這本身就是一種不公平。

近些年國家基建領域全面發展,產值逐年提高,而建筑行業的發展卻呈現“一邊倒”的局面,大工程、大項目民營企業毫無能力插足,總是在一些微小型工程上面徘徊,為了生存不惜一切代價甚至觸碰法律。

我們總是希望行業間的公平競爭所帶來的均衡發展,可實際之中的卻并非如此,這每一起事件背后的數據,更多的是值得我們每一個人去思考與反思。


Powered by CloudDream
亚洲乱码中文字幕ai换脸_一品道门在线视频高清完整版_自拍偷区亚洲综合照片_国产一区二区三区_天堂俺去俺来也www色官网